首 頁 | 平博概覽 | 展覽大觀 | 典藏精選 | 社會教育 | 新聞動態 | 服務指南 | 學術園地 | 平博商店
 
我的普查情懷
發表日期:2013年9月4日  文章來源:崆峒區博物館   文章作者:祁玉成  瀏覽1678 人次

也許冥冥之中注定了我與文物工作有著不解之緣,自幼喜好這行的我幸運地在全國第三次文物普查開始前夕,被組織上調到我們平涼市崆峒區博物館工作。

我所供職和居住的崆峒區,因人文始祖軒轅黃帝問道于天下道教第一山——崆峒山而得名。考古發現,在遠古約公元前10萬年,崆峒區境內原始社會人群就繁衍生息,發掘出土舊石器時代遺址及其層位的打制石器和動物化石,三皇五帝、夏、商時代崆峒大地先民繁盛。自北周武帝元年,即公元527年建縣,迄今已有1480余年,是個歷史悠久,文化氛圍濃厚的西北小城。崆峒區文物數量大、精品多,轄區內有400多處古文化遺址,這使我們參與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的人員倍感責任重大,同時也顯示出這次普查意義非凡。

2008320日,是一個令人難忘的日子。抽調的包括我在內的5名文物工作人員組成的普查小組正式開始了我們神圣的普查工作。真正參與普查工作后,我才發現這遠遠比我想象中艱辛的多。翻山越嶺、鉆溝爬洼便是每天的工作。許多地方車根本到不了,我們只能徒步行走幾十里山路。在第一天的普查中,我們根據1987年普查的記錄,又向當地的老鄉求證后,開始向遺址進發,徒步行走3個多小時后,才發現山路相像,走錯了,只好又退回原路,重新尋找。在那座山里,我們從早上8點開始探索到下午4點終于找到遺址,興奮之情難以言表。又花了2個小時進行標本采集、數據整理、GPS定位、照相等工作。等各項工作完成后,大家才把繃緊的神經放松,這時才發現,肚子已餓的空癟癟,腳上也磨出了大泡,坐在地梗子上實在起不來了。在隨后的普查中,這樣的經歷不止一兩次,習慣了的隊員們現在已不覺得這是辛苦了。我只覺得當“柳暗花明”遺址古跡一個個重現時,心中的欣喜真把我們都帶回了童年。在這樣毫無人工雕飾的純自然的、人煙稀少的黃土大山里,我們之間沒有了現代人常有的猜忌、是非,有的只是相互關懷,團結協作,共同為著一個單純而執著的目標,那就是尋找。站在這樣一個曾經生活著萬年前的先輩的大山上,我傾聽著遠古的聲音,任思緒飛揚。眼前并不完全自然的山水,看那殘破的陶罐、尖底瓶、缽等上破落下來的陶片,這些文明的碎片,在向我們訴說著先人的生活,我的腦海中仿佛浮現了先人們用智慧同大自然作斗爭代代繁衍的卻是,而更令人驚嘆的是在這樣艱苦的生活中他們還不忘修飾生活、欣賞美,你看那器物上精美的花紋,簡單的線條勾勒著他們憧憬美好生活的愿望。“就在這看似平常的佇立瞬間,人、歷史、自然渾濁地交融在一起!”而在有了這樣的佇立之后,我頓覺神清目明,天地開闊,那一點疲憊又算得了什么呢?

在這次普查過程中還有許許多多令人難忘讓人感動的事跡。有一次,當我們崆峒區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小組在草峰鎮草灘村楊管寨社進行田野普查時,有一位60多歲時村民騎著自行車到山地里尋找我們,在山頂等了2個多小時,才與我們相遇。老人熱情地邀請我們到他家喝水休息,他告訴我們,20多年前,崆峒區進行全國第二次文物普查的時候,他就是領路人,這次聽到全國第三次文物普查開始了,就盼著我們,我們終于到了草峰鎮,他非常激動,他想看看是不是還能見到原來的普查人員。他告訴我們這次他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他在種地的時候發現了一件東西,他覺得是文物,此次他便想捐贈給博物館。經過辨認,老人捐贈的為“陶拍”,為新石器時代制陶工具。泥質紅陶,一端橢圓,一端齊平,背部為橋形把手,飾有挑刺圓點紋,腹部弧形微隆,下部磨光,長8.8厘米,寬6.9厘米、5.6厘米,高5厘米。此拍是研究仰韶文化的重要實物資料。老人說,將文物捐贈給博物館收藏他最放心,也是文物最好的出路,他的話讓我們極為感動。

在普查中,我們還獲得了意外收獲。普查到崆峒鎮時,村民反映,在2007726日崆峒鎮發現青銅器狻猊銅爐時,還有一件文物出土,狻猊銅爐經國家專家修復,認定該青銅器屬于全國罕見,而那流落在外的文物又是什么呢,它又在哪呢了?我們普查隊員覺得責任重大,立即報案,我們同干公安人員一同調查,經過順藤摸瓜地查找,我們終于找到流失的文物。經崆峒區博物館專業人員初步鑒定,這件文物是明龍紋銅貫耳瓶。銅瓶直口,長直頸,雙貫耳,圓肩,扁鼓腹,圈足外撇;紋飾淺浮雕,頸上部為回紋,頸中部為一龍戲珠,頸下部為水波、山、云紋,肩部為蓮瓣紋,腹部為雙龍戲雙珠,圈足為水波紋。(高43厘米,地徑15厘米,低上圈19厘米,口7厘米,徑長27厘米,雙耳一個5厘米)

我慶幸自己能參與全國第三次文物普查,我也為我們這個團隊所取得的成果而倍感自豪,我更為群眾能支持文物工作而充滿感激。(祁玉成)

 

 


上一篇:走進平涼市博物館
下一篇:崆峒山老君樓“八十一化圖”的由來及價值
 
河内5分彩计划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