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平博概覽 | 展覽大觀 | 典藏精選 | 社會教育 | 新聞動態 | 服務指南 | 學術園地 | 平博商店
 
莊浪歷史文物綜述
發表日期:2013年9月4日  文章來源:莊浪縣博物館   文章作者:劉繼濤  瀏覽8395 人次

    文物是人類文明的重要見證,是一個民族悠久歷史留下的寶貴文化遺產,反映了古代先民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和無窮的聰明才智。莊浪屬華夏民族文明的發祥地之一,早在西漢時境內設有基層行政建置,是我國西部文化起源較早的地區,同時又屬甘肅省較早成立文物機構的文物大縣。經調查境內共有古文化遺存達600多處。館藏有數千萬年至數萬年的古動物化石,有距今一萬年左右的舊石器時代打制石器和五、六千年的新石器時代磨制石器、玉器、骨器和陶器等史前文物,同時藏有各歷史階段的珍貴文物和標本資料計6000多件,其中有國家一級文物47件,二級文物199件,三級文物654件。現擇其精華,作如下綜述。

上世紀七十年代,在莊浪徐、李碾村、良邑村、郭堡村一帶的山坡上,農民在修建梯田中發現了大面積的古生物化石,人們誤認為是“龍骨”、“龍齒”,傳為有極高的藥用價值而大量的亂挖濫采,致使這些珍貴的化石標本慘遭破壞。縣館收繳的良邑鄉良邑村拴馬窯出土的“劍齒象臼齒化石”,長27厘米,寬11.5厘米,它屬于地質史上的第三紀時期,距今約二百至四百萬年,在南坪鄉唐家山村出土的鹿角化石,長77厘米,這件鹿角屬第四紀中更新世時期,距今約一百萬年。2005年在良邑鄉楊王村大坪山紅土層中出土的“古象腿骨化石”(見圖2-1),長75厘米,直徑16厘米,為中更新世時代,距今約六十萬年左右,2004年在柳梁鄉蒙家大莊村鴿子溝距地表約15米處斷崖上發現的2只弧度長90厘米,角基部最大直徑為15厘米的牛角化石屬我國最大的原始野牛角化石(見圖2-2)。為晚更新世時代,相當于舊石器時代晚期,距今約二至三萬年。另外還有大量的鬣狗、羚羊、披毛犀、三趾馬、羊、兔、鼠等動物的骨骸和牙齒化石等,表明了該地域古地理、古環境、古氣候的變遷和古生物的進化。

“莊浪人”的起源日前發現較早的是南湖鎮南的雙堡子溝舊石器時代遺址中出土的舊石器和一塊人類頭蓋骨,經考證為二萬七千年的舊石器晚期智人,佐證了莊浪在遠古時期已有人類活動和繁衍生息的蹤跡。進入新石器時代,莊浪先民在這里的活動更為頻繁,這從距今六、七千年的“仰韶文化”遺址和金石并用時期的“齊家文化”以及相當于商周時期的“寺洼文化”等遺址出土的大量陶器、石器、骨器和玉器等實物中得到證實。陶器制作就地取材,它是泥與火的結晶,陶器的發明在人類史上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陶器的起源也是判斷人類文明起源的重要標志之一,在莊浪大地上,古代勞動人民用他們的聰明才智和生存本能,在日常生產和生活當中,創造了無數令我們為之折服的手工藝術精華,這些曾經為莊浪先民日常的生活用品和陪葬品,跨越了數千年的時空,記載著莊浪深厚的歷史文化。

莊浪縣在全國新石器時代區條的劃分中,屬黃河中游渭河流域豫西和晉南地區的文化區系。境內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存埋藏豐富,并自成體系。普查發現這一時期遺址180多處,主要有仰韶文化半坡類型,廟底溝類型和石嶺下類型等,主要分布在縣境的葫蘆河、水洛河、莊浪河沿岸溝岔低處,這些遺址遍布水洛鎮、朱店鎮、萬泉鎮、陽川鄉、南湖鎮、良邑鄉等縣境大部分鄉鎮,其中朱店、萬泉一帶與著名的秦安大地灣文化遺址相鄰,文物工作者曾數年對朱店鎮吳家溝遺址進行考察,對該遺址所出土的大量仰韶文化半坡類型、廟底溝類型彩陶片研究認為,與大地灣二、三期的文化類型相一致,并得到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原主持大地灣發掘帶隊人郎樹德等專家的肯定,由此可一窺其發展淵源。

“仰韶文化半坡類型幾何紋彩陶缽”(見圖2-3):2000年出土于朱店鎮吳家溝村仰韶文化遺址,質地紅陶質,口徑18厘米,高7.3厘米,上繪墨線三角幾何紋,又稱變體魚紋,陶缽泥質細膩、打磨光滑、所繪紋飾簡潔大方,內涵豐富。同時出土的還有一件“蒜頭口葫蘆形彩陶壺”造型端莊得體,取法自然,葫蘆瓶造型寓有“繁衍子孫”的內涵,充分展示了先民豐富的想象力和對生活的向往與追求,同時也體現了藝術造型來源與生活、用于生活,它是先民們對于生活的理解和語言的表達。“仰韶文化”是由瑞典人安特生于1921年首次發現于河南澠池縣仰韶村而得名。“半坡類型”為其代表。它是一種以原始農業為主要社會經濟生活的氏族社會文化,他們飼養家畜,燒制陶器,有定居的村落和集中的葬地,并通用土葬。在莊浪已發現半坡類型遺址有25處。另外在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古洞門遺址”北部灰層中發現的一處灰化粟窖標本,屬我國最早的農業旱地作物,表明了莊浪地區氣候濕潤、土壤肥沃,植被茂密的原始生態環境和莊浪早期人類生產生活的見證。

“馬家窯文化”首次發現于我省臨洮縣馬家窯遺址,據今五千年左右,這一文化遺存于“仰韶文化”有許多相似之處,但又有明顯的差別,它是承襲“仰韶文化”中期的廟底溝類型,并具有濃郁地域色彩的新石器時代文化,因此上又稱為“甘肅仰韶文化”。“馬家窯文化“彩陶,堪稱世界奇葩,在莊浪地區這一類型主要分布在葫蘆河兩岸的階地上,所出彩陶以平行線紋、旋渦紋等器物為主。1992年岳堡鄉張家咀村出土了一件馬家窯類型平行線紋雙耳瓶(見圖2-4),為國家一級文物。器身繪黑彩平行線紋和勾形紋,耳下為水波紋和連弧紋。制作精美,屬典型的仰韶文化晚期馬家窯類型彩陶之珍品。除以上這些遺址之外,還通過發現的幾處粟窯和墓葬中的陶器,都證明了此時以原始農業為主這一共性,同時兼有手工業、紡織、狩獵等生活習性,他們燒造陶器,主要用來盛儲谷物和存水,一些大型陶器能容糧食七、八十斤,反映了當時農業經濟的發展水平,磨制石器主要用作生產工具,如石刀、石斧、石鏟之類,加工精細、刃口鋒利。這一切都充分體現了莊浪先民辛勤勞做,征服自然,崇尚生活的精神風貌和文明的傳承。

隨著渭水文明的發展進步,莊浪屬夏、商、周三代時期的“雍州之域”,游牧和聚居著昆吾、  狁(或戎狄)等少數民族,通過考古發現的莊浪“齊家文化”遺址和“寺洼文化”墓葬,有專家以為“寺洼文化”是“先周文化”,因秦的發祥地秦亭在今張家川回族自治區,距莊浪東南部僅有十多公里,由此莊浪地區即是青銅器時代的發祥地之一。

“齊家文化”是以冶銅業的發展為重要特征的一種金石并用時期文化,是在我省廣河縣齊家坪村首次發現而得名,距今約四千年左右,相當于中原地區的夏商時代。莊浪境內的齊家文化遺存相當豐富,經調查有126處之多,縣博物館藏有齊家文化陶器千余件(見圖2-5),其中不乏精品。最具代表性和規模的南坪鄉劉堡坪遺址,面積約3.2萬平方米,現館藏的典型器物有:雙大耳罐、三耳罐、雙聯罐、籃紋帶流盆、響鈴豆、人足罐、高領袋足鬲等。劉堡坪遺址出土的一件夾砂“蛇紋雙耳罐”,腹部至底飾有四組豎線和一條彎曲的蛇紋,此器與廣河齊家坪出土器物相一致,成為劉堡坪遺址的斷代器。1975年出土于韓店鄉西面源頭的齊家文化龍紋鏤空響鈴陶罐(一級文物),為細泥質紅陶,慢輪制作,通體磨光,通高14.8厘米,口徑9.5厘米,敞口,高領,折腹、平底。在肩部用陰線刻畫有蛇形龍紋纏繞其間,龍為蛇首,細長身、卷尾,龍身刻箭矢狀鱗紋,刀法排列有序,整體線條流暢秀麗,刻畫自如,形體優美。該紋飾為齊家文化陶器中以蛇形為其主體的龍形紋飾。有對稱的四個折帶條形孔,在罐底中間又鏤刻對稱的三個向心三角形和一個圓孔,更為奇妙之處是將罐內隔開為上下兩層,上層可用來盛水,下層內置有陶丸兩只,搖之有聲,清脆悅耳,不盛水和裝水后聲音各異、妙不可言。這件獨具匠心、別具一格的奇特陶器,融線刻、鏤空、實用與賞玩為一體,精美絕倫,它是研究齊家文化陶器中龍的演變及制陶工藝的珍貴實物資料,屬齊家文化陶器之珍品。齊家文化玉器館藏有40多件,其中有一級文物玉璧、玉琮、玉圭(見圖2-6)、玉鐲、玉斧等5件玉器工藝先進,造型優美,保存完好。1974年出土于良邑鄉蘇苗塬村的大玉璧,器呈扁平圓形,直徑22厘米,好徑6厘米,厚1厘米,為淡黃色玉質,整體渾圓厚重,光潔細膩。同年在白堡鄉野狐灣村出土的一件齊家文化玉琮,為和田青玉質,通高6.7厘米,寬7.2厘米,孔徑6.7厘米,其形內圓外方,中空,兩端有射,孔大壁厚,玉質溫潤瑩澤,沉穩厚重。一同出土的玉圭,呈長方體,平首,單面刃,尾端兩側為束腰形,中有細小圓孔,玉圭一面中部磨制兩組各四道減地凸棱直線紋,平首方正,另面光素無紋。長29.5厘米,寬11厘米,厚0.4厘米。該玉圭大器尊貴,平直輕薄,應屬大圭之列,顯示了齊家文化玉禮器制作工藝的高超技術。

1958年省考古隊在我縣水洛鄉川口柳家村發掘清理了一座寺洼文化墓葬,《考古》雜志1963年第一期報道后,在學術界引起廣泛關注,北京大學曾編入了考古教材。另外70年代又相繼在朱家大灣壑峴嘴、徐碾獅子洼、良邑李家嘴等八處墓葬區,發現該文化遺存,其中三處所出土陶器為單馬鞍口罐和雙馬鞍口罐共存。1981年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涇渭考古隊對徐碾獅子洼進行了科學發掘,共揭示墓葬104座,隨葬品有陶器、綠松石、瑪瑙珠等飾件和青銅兵器等文物2000余件,并有殉人出現。這一現象類似商、周時期,表明此時已進入了奴隸社會,有學者認為寺洼文化與氐羌族有一定的聯系。1983年,該地出土了一件“鈴首銅短劍”格外引人注目(見圖2-7)。這件不同尋常的短劍,通長24厘米、寬2.5厘米,劍身扁平,中脊突棱;柄呈折曲絞索狀,中有隔檔,柄首鏤空,內置銅丸,搖之清脆悅耳。格手為扁平斜齒。短劍系一次鑄就,形狀獨特,1996年被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確認為國家一級文物。該劍為典型的鄂爾多斯式銅劍,又名“直刃匕首式劍”,它屬于北方系青銅文化主要組成部分,因其形狀別異而獨具北方游牧民族特色。此劍即為這一時期少數民族攻戰、游牧、狩獵生活的實物見證。

春秋戰國時莊浪族屬應為西戎八國之烏氏戎,這一觀點可以從縣境出土的大量屬北方系青銅文物得出結論。1975年在韓店鄉西關村西面塬遺址,發現了一座戰國墓葬,出土有兵器、骨鏃、金環等文物。其中的一件春秋晚期“鳥獸紋青銅戈”(見圖2-8),是用含錫高的金屬在其表面復合裝飾有鳳鳥紋和瑞獸紋,鳳鳥上下纏繞相依,鳳鳥揚冠、環目、勾喙、曲頸;瑞獸作爬伏狀,立耳、昂首、曲肢、卷尾,這一紋飾采用剔刻手法在錫底上刻繪出鳥獸圖形,另外用陰線勾勒和錐刺出細小圓點以增強紋飾的美感和質感。這件青銅兵器在鑄造過程中用調整含錫量的不同來增強其堅韌和抗擊性,從而使兵器質柔且堅,不易斷裂而盡顯其殺傷力。戈是古代特有的一種長柄冷兵器,它能夠大范圍內揮擊,能勾能啄、可推可掠,尤為適宜在戰車上進攻時使用。自戰國以來,匈奴族在蒙古高原崛起,經常南下騷擾和掠奪,莊浪地區深受其害。1999年韓店鄉西關村西面塬又出土了一件“戰國青銅矛頭”,鑄造精良、刃口鋒利,矛頭兩側有多處撞擊痕,表明是一件實戰兵器。

20046月,朱店鎮吳家溝一磚廠取土時,發現了一處大型戰國墓葬,出土了一批鎏金和錯金銀青銅器、玉器等大量珍貴文物共計146件,經省文物鑒定委員會鑒定,該墓葬屬戰國時期的貴族墓葬,從所出土的大量鎏金和錯金銀文物證明,具有很高的規格和等級,其中有國家一級文物1件,二級文物13件,三級文物22件,部分文物國內罕見。這些文物已成為研究莊浪戰國時期歷史和戰國喪葬制度以及墓主人身份、青銅器鑄造工藝等珍貴的實物資料(見圖2-9、圖2-10)。

自秦始皇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統一的中央集權的封建國家,秦漢時期成為社會發展的重要階段。這一時期是莊浪地區的繁榮時期,縣內設有行政建置水洛亭、受渠亭,在縣境有漢代遺存多達100多處,墓葬50多處。南湖王家高房坪現有漢墓6處,屬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水洛北塬有漢墓達10多處,這些墓群多有封土,磚室墓有子母磚,楔形磚,打磨磚,一些墓內有耳室、金剛墻、墓道。所出文物主要有盤口灰陶罐、灰陶灶、釉陶壺、博山爐、彩繪灰陶鈁,彩繪陶鼎以及青銅鈁、銅鼎、銅燈、銅鏡、兵器、錢幣、律權(衡器)等。反映了兩漢時期莊浪的社會狀況和經濟、文化發展水平。

1980年永寧鄉蘇家河灣村出土了一件新莽時期尚方博局四神紋銅鏡(見圖2-11),為青銅質,圓形,直徑18厘米,緣厚0.6厘米,重900克。該銅鏡圖案分為內外兩區,框內排列交錯等分12乳釘紋,間以篆書“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地支銘文。在外區的雙線環帶銘文內側,環繞八個“L”形紋飾,其中四個與“T”相向,另外四個與雙線方框的四角相對,將銅鏡的內區分為四方八等分,上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等神獸瑞鳥各居其間。在外區的雙線環帶內飾有“尚方作竟(鏡)真大好,上有仙人知不老,渴飲玉泉饑食棗,浮游天下遨四海,壽如金石之國保,大富昌亨牛羊兮”42字銘文。此面銅鏡,鑄造精美,完好如初,至今光潔可鑒,充分體現了漢代銅鏡的圖案設計、鑄造工藝和人文思想觀念及其審美情趣。

劉廟鄉米面洼漢墓出土有一件綠釉陶灶:長方體,高9厘米,長30厘米,寬20厘米,在其灶臺上模印雙釜,一側有火門,灶面四邊裝飾直線網格紋,灶模壓魚、刀、叉、勺、鏟、火勾等主要食物和灶具。這種灶臺是漢代先民用來為亡人陪葬的明器,但從所蓄含的信息折射出,莊浪在漢代時人們的生活水平和生活習俗以及喪俗禮儀,這些灶具用品,與我們傳統灶具沒有多大差異,我們今天的生活方式還是沿襲和繼承了古人的傳統與習慣,它是二千多年的先民們生活模式的一個縮影。另外,通過縣內出土的漢代石磨、石杵、鐵犁鏵、鐵耙、鐵鏟、鐵鍋、灰陶器等大量文物,足以證明莊浪西漢時期文化發達,人口眾多,是漢王朝控制的重要區域。

莊浪地處“絲綢之路”東段的北道,是貫通中西的陸路大道和軍事要沖。南北朝時期是我國歷史上社會大動蕩、大分裂的時期,也是民族大融合的時期,朝代更迭、戰亂不息,人們為尋求精神寄托,因而佛教被廣泛傳播,鑿洞窟、雕佛像、譯經文作為人們換取來世幸福的心理慰藉。莊浪石窟始鑿于西秦,盛于北魏,縣境已發現各類石窟18處,最為著名的是被列為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云崖寺、陳家洞石窟”。

云崖寺石窟位于莊浪縣韓店鎮東南關山之中,屬古絲綢之路南端分支古道的驛站。石窟分布在云崖主峰長約300米,高約80米的懸崖峭壁之上,洞列三層,共有窟龕19處,石造像20尊,泥塑72尊,壁畫14平方米,另有碑刻、題記等。石窟始鑿于北魏,經西魏、北周、唐、宋、元、明、清歷代開鑿,形成了以云崖寺為中心,周圍五公里范圍分布紅崖寺、竹林寺、大寺、西寺、喬陽寺、金瓦寺、佛溝寺以及木匠崖、三教洞、殿灣、店峽等石窟群。該石窟6號、7號石窟保存最為完整,尤為眾多明代彩繪泥塑塑造逼真,形神兼備,其精湛的造型藝術國內罕見。

陳家洞石窟位于莊浪縣通化鄉陳堡村東龍眼山懸崖上,開創于北魏晚期,窟群分布在長100米,高60米的崖壁上,現有洞窟9座,清代至民國時期碑刻6通,金代“天德四年”和“泰和年”題記2處,在河床北岸有北魏摩崖造像3尊,唐代殘塔1座。其中三尊造像雕于高5.5米,長5米的灰砂巖巨石之上,三佛均為立式,著通肩袈裟,胸前結帶,外露僧袛支,大衣前擺下垂,衣袖寬大拖于腿下,衣紋呈弧形層次,下著密折長裙,赤足立于蓮臺之上,佛像高肉髻,面相方圓,雙目微睜,笑態可掬,分別為迦葉佛、釋迦牟尼佛和彌勒佛。在佛像背光外雕有小坐佛13尊,整體造像氣勢宏偉,雕刻精美,造型生動傳神,堪稱石刻藝術中的珍品,具有典型的北魏晚期風格(見圖2-12、圖2-13)。

縣博物館藏有這一時期的石雕佛造像碑20多件(見圖2-14),其中在省博物館調展的良邑鄉李家咀寶泉寺1974年出土的北魏五級“卜氏”佛造像塔國內外著名,造像塔共五級,通高1.76米,呈梯形疊放,四周雕刻“乘象入胎”、“樹下降生”、“七步生蓮”、“九龍灌頂”、“逾城出家”、“白馬還宮”、“摩頂受戒”、“涅槃”等佛本生的故事和佛傳故事,人物雕刻栩栩如生,神態各異,構思嚴謹,刻工細膩。表現了高超的雕刻藝術水平。近年來,文物工作者對良邑鄉李家咀“寶泉寺”這一地方進行考察,從當地收繳到北魏佛造像碑三件,其中的一件“飛天菩薩造像碑”和二件“雙面佛造像碑”因其獨特的造像風格和精美的造型藝術以及流暢的線條美感。使人由衷的感受到哪些雕造佛像的工匠們的無限虔誠和傾注的全部身心。

自隋代統一全國后,設隴右牧,莊浪境域成為牧馬之地,至唐中葉歸吐蕃。唐武德后,莊浪地區為牧監區,設南使所轄之水洛坊,南使之馬,號稱龍種,名曰“汗血馬”,南使每年為朝廷輸送優良軍馬萬匹以上,為唐代軍隊建設和國家強盛立下汗馬功勞。反映隋代軍事體材的文物為:1974年陽川鄉劉家灣村民在葫蘆河東岸的曹家塬挖地時發現了一批銅虎符(見圖2-15),博物館收繳回其中14枚。這批虎符為青銅鑄造,原來鎏金已脫落,符呈立虎狀,長6.57厘米,高4.55厘米,重4251克,形狀大小略異,銅質精良,均為左半部分。在這些虎符正面,均陰刻有楷書“清水府”、“甘松府”、“河陽府”、“安親府”、“渭川府”等14個府的地名;陰面有“左武衛”、“左驍衛”、“左屯衛”和“右御衛”等8衛;在背脊合縫處還刻有小篆“右御衛銅虎符之三”“左武衛銅虎符之四”等八個半側字,可與右半部分扣合驗證。這14枚虎符銘文,是隋代“府兵制”的史證,屬隋大業三年以后的產物。大業三年以后府兵名稱開始制度化,各地的鷹揚府名前必銜以衛,隋煬帝建立了1216府。莊浪出土的這14枚虎符中就有814府。

“府”與“衛”是隋代府兵制的編制,而“清水府”、“甘松府”、“河陽府”均為甘肅省境內的地名。“清水府”即今清水縣,“河陽府”即今秦安縣隴城鄉,因此,這里的“府”只是兵制下的軍事單位。省博物館研究員祝中嘉先生研究認為:“莊浪地處涇、渭之間的葫蘆河流域,六盤山主峰之一關山雄峙其東,隋時屬成紀縣境,乃古絲綢之路重要支道所經地帶,今縣治所在地即古代著名的水洛城,自漢至宋一直是甘肅東部的軍事重鎮,創建府兵制的宇文泰就曾在該地指揮過戰斗。面臨強大的突厥族軍事威脅,隋政府頗關注西北邊防及西域之路的開通,因此,在莊浪地區設置府兵駐防點,是形勢所需的舉措。”

另外唐代的文物為瓜棱白釉罐、鏨花銀盞、海獸葡萄銅鏡等,其中有“銅蓮臺托盤長柄行燈”,通長35厘米,托盞高6.5厘米。行燈由燈盤、托座、長柄三部分組成,燈盤為寬平沿,直腹圜底,托座為雙層蓮瓣,喇叭狀高圈足,寬帶形長柄。此燈可置可掛,與敦煌唐代壁畫所繪行燈一致,屬唐代佛教用品之珍貴文物。水洛川口柳家村于1976年出土的一只“鎏金鑲水晶帶扣”,厚2.5厘米,長5.8厘米,寬4.4厘米。黃銅質鎏金,呈圓角方形,背面一端突起桃形帽釘,一端有長方鈕,正面鑲嵌純凈水晶,背面鏨團花卷葉紋,鎏金光燦,富麗華貴。

宋金是莊浪歷史上比較輝煌的時期,素有“水輪銀銅之利”稱謂,境內有這一時期遺跡達139處之多,埋葬有北宋名將劉滬之墓和南宋抗金名將吳玠之墓,歷史底蘊深厚,文化積淀豐富多彩,縣城曾發現宋代瓷器和鐵器窖藏2處,古錢幣窖藏2處。宋金遺物出土較多,典型的國家一級文物為寺坪塬出土的:北宋定窯刻花瓷盤(見圖2-16)、宋耀州窯碗(見圖2-17)、宋景德鎮窯影青嬰戲牡丹紋碗(見圖2-18)、金代磁州窯琉璃方爐、黑釉刻花梅瓶、金代磁州窯虎枕(見圖2-19)等珍貴瓷器和大量的宋代鐵器,這些鐵器多為生活用品和自衛性武器,其中的鐵大刀、鐵樸刀(見圖2-20)、鐵手銬因其罕見亦被定為國家一級文物。從這些文物可以看出宋金時期莊浪的商貿興盛和人民生活水平。

宋代碑刻為20005月在韓店鄉西門村古聶城墻下出土的一通北宋嘉祐五年(公元1060)“大宋王家城新建城隍廟之記”石碑,碑高185厘米,寬88.5厘米,厚16厘米,紅砂巖石質。碑首呈拱形,碑身呈長方形,碑沿陰刻纏枝花草紋一周,碑陽首有楷體陰刻:“大宋王家城新建城隍廟之記”,下刻“皇宋王家城城隍廟碑銘”,全文749字,碑陰有王家城、結宗堡、水洛城三地名和29人姓名,其中標明進士的有1人。這通極具歷史研究價值的石碑,祥細記載了劉滬將軍修筑水洛城時“百堵偕作,一呼而就”、“太平無象,眾志成城”的群情激昂之勢和劉滬深得民心的崇高威望,抒發了莊浪的大宋臣民對將軍的懷念和深厚情感,碑文中所提到的許多史實以及莊浪及周邊地區的地名等,是難得的第一手資料,添補了莊浪宋代文字記載中的許多空白,對于研究莊浪宋代的歷史和劉滬將軍修筑水洛城的史料,提供了有力的佐證。

20059月,莊浪縣城郊王家莊子村北二郎山發現北宋釋迦院佛塔地宮,從中發現一具距今921年的北宋元祐元年(1086年)瘞葬佛骨石棺(見圖2-21)。石棺灰砂巖質,雕刻精美,肅穆典雅。主體由棺蓋、棺身和底座三部分組成。石棺前高后低,棺首部略寬,通高90厘米、寬45厘米,須彌座長100厘米,寬65厘米,總重約400公斤。石棺通體施黑彩,上刻佛像、武士、花卉等紋飾,陰刻銘文計122字,詳細記載了大宋元祐元年瘞葬佛骨石棺的經過。宋代紀年佛骨石棺是莊浪早期佛教文化的見證,為研究宋代佛骨石棺的形制、質地以及制作工藝和瘞葬制度,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元、明、清時代是封建社會走向崩潰的階段。元初設莊浪路這個重要的軍事建置。縣內有著名的達舍堡和牟旗堡遺址,屬元代軍事設置。館藏的一件兕皮頭盔,為雌犀皮模壓制作,上烙錫條圖案,綴飾已失,周有四孔,頂端有孔,間飾云紋、四圓圈紋以及聯珠紋、乳釘紋等,盔高23厘米,口徑37.5厘米,制作精細,為元代軍事裝備的實物見證明。明時降路為州,清沿明制,莊浪地瘠民貧,遺留文物以瓷器為多。元代的瓷器館藏有“黑釉刻花瓷缸”、“褐釉雞腿瓶”、“醬釉斂口碗”、“梅花紋碗”、“單耳黑釉瓷罐”、“四系醬釉扁壺”等,這些元代瓷器多為出土之物,并且這些四系扁壺、雞腿瓶等多為行走穿戴時用來盛水、盛酒之用,筆者以為這于當時的莊浪路特殊的軍事建置,駐有大批的蒙古直系軍隊或色目人軍隊的遺留有關。自成吉思汗滅西夏,占領縣地,太宗二年(1230)窩闊臺時置莊浪路,莊浪河流域的經濟發展從元代的始興到鼎盛,直至明清時的衰落,在這700多年的滄海桑田和日月更替過程中,曾留下了這一歷史時期的文物珍品,見證著歷史的變遷。

明代的瓷器館藏的一件“黃釉獅首耳瓷爐”,器呈缽形,侈口,垂腹、矮足,腹飾雙獅鋪首。通體施米黃釉,釉有冰裂紋,圈足內為“大明成化”藍釉款識,胎骨堅硬縝密,造型沉穩大氣,屬明成化瓷中之珍。另外有青花瓷、五彩瓷均屬這一時期典型瓷器。另外館藏有鐵制頭盔、銅鏡。紙質文物有明版《宋史》等古籍善本,其中館藏的一套明肅府本《淳化閣帖》為清順治時期拓本,全套共10冊,并附有目錄和釋文一本,每冊均用桐木板作護封。該拓本長31厘米,寬20.5厘米,拓印精細,裝裱工整,保存完好。卷首有“歷代帝王法帖第一”、“漢章帝書”字樣,第十卷后有明代肅世子、張鶴鳴等人的題跋。全書收入歷代帝王、名臣和書法家108人的墨跡約420帖,計10卷。其中:卷一為歷代帝王法帖,收入自漢至唐19家帝王的親筆書法;卷二至卷四為歷代名臣法帖,收入自東漢至唐代67家的書法作品;卷五為諸家古法帖,收入自倉頡至張旭等17家的書法;卷六至卷十為王羲之父子書。卷帙內容浩繁,篆、隸、楷、行、草各體俱備。《淳化閣帖》是北宋第二位皇帝宋太宗趙光義敕修的我國歷史上第一部大型名家書法集帖,是由侍書學士王著加以編選,編刻于淳化三年(公元992年)。因編次于淳化年間和深藏禁宮密室,因而又稱《淳化秘閣法帖》。肅府本《淳化閣帖》重摹于明朝后期,縣館藏《淳化閣帖》拓本均屬蘭州肅府本。

清乾隆瓷器是中國陶瓷史上的輝煌時期,館藏的乾隆瓷器珍品有“郎紅釉瓷瓶”造型端莊秀麗,紅釉溫和嫵媚,郎窯,始與清康熙四十四年到五十一年(17051712),是由江西巡撫郎廷極在景德鎮督造的官窯瓷器,釉色以寶石紅為主。這是一種用銅紅釉燒造的高溫瓷器,燒制十分不易,民間有“若要窮,燒郎紅”的說法。此件屬乾隆朝官窯瓷器之珍品。還有一件“藍釉描金龍紋瓶”,它是在燒造好的素藍釉上面用金泥描繪龍紋圖案后二次回窯燒制而成,火候極難掌握,因而流傳較少。另外還有清中、晚期不同時期的“青花留白繁竹紋瓶”、“粉彩花卉瓶”、“八寶瓶”、“三星瓶”、“山水人物瓶”、“粉彩戲曲人物瓶”、“廣彩刀馬人物瓶”(見圖 2-22、圖2-23)等可謂琳瑯滿目、異彩紛呈。 



上一篇:大明寶塔-延恩寺塔記略
下一篇:莊浪出土齊家文化玉器有關問題探討
 
河内5分彩计划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