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 平博概覽 | 展覽大觀 | 典藏精選 | 社會教育 | 新聞動態 | 服務指南 | 學術園地 | 平博商店
 
莊浪出土齊家文化玉器有關問題探討
發表日期:2013年9月4日  文章來源:莊浪縣博物館   文章作者:李曉斌 崔山花  瀏覽2750 人次

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有崇尚玉器的習俗,我國古代的玉器,最早可以追溯到距今8200年的內蒙古赤峰市興隆洼文化遺址,發現制作精美的玉玦2件。稍晚的是距今7500年的遼寧阜新查海新石器時代早期遺址,出土了7件透閃石軟玉和1件陽起石軟玉制作的玦、匕等器物,質料、形制和制作技法完全符合玉器的要求,是目前“全世界已知最早的真玉器”。玉器在距今5500-5000年紅山文化時期達到頂峰,到距今5300-4000年的良渚文化墓葬,出土玉器的數量之大、品類之多、制作之精,已達到驚人的程度。中原地區的玉器是在東部沿海地區的玉器的影響下發展起來的。黃河中下游地區在距今7000-5000年的仰韶文化時期,玉器只有零星的發現。追溯甘肅史前玉器文化源頭,在大地灣遺址二期文化(相當于仰韶文化早期階段)出土的10余件用玉制作的鑿、錛、鏟等生產工具及裝飾品。在后來的馬家窯文化,玉器生產加工繼承了大地灣文化玉器的特點,延續著小件玉制工具加工和使用。發展到齊家文化時期出現琮、璧、環、璜、鉞、多璜聯璧等禮器和斧、錛、鏟、鑿等生產工具,不僅品類豐富,數量龐大,且制作工藝精美,用料考究,充分體現出齊家文化玉器達到鼎盛階段,齊家文化玉器是我國古代玉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近年來,西北地區的齊家文化玉器已引起學術界的廣泛關注,一批研究成果陸續面世,但由于受到齊家文化玉器公布材料的限制,學術界始終未能對齊家文化玉器進行全面系統的深入研究,截至目前,齊家文化玉器的面貌及特征尚不為人們所全面認識。筆者多年來一直密切關注并搜集整理齊家文化玉器出土資料。這篇文章主要介紹莊浪縣境內出土的齊家文化玉器標本,僅拋磚引玉,期待以此為契機,有更多的專家學者參與齊家文化玉器的研究和討論,從而推動齊家文化玉器研究深入發展。

莊浪縣地處涇渭之間,是中華文明發祥地之一。史前時期的莊浪,氣候宜人,水土肥美,植被茂盛,適宜人類生息繁衍。經過1958年、1976年、1987年三次文物普查,發現不同歷史時期的古遺址700余處,其中齊家文化遺址130余處,出土了齊家文化玉石器300余件,玉器就有近百件之多,為我們今天研究齊家文化玉器有關問題提供了珍貴的資料。現就有關資料和問題做以下論述。

 

  莊浪齊家文化玉器種類

 

莊浪齊家文化玉器種類目前發現有十余種,大多脫胎于當時生產生活中使用的石制工具。從其功能方面主要有生產生活工具和禮器二大類。玉工具主要有斧、錛、鑿、鏟、刀、紡輪等;玉禮器主要有琮、璧、鉞、玦、環、璜、多璜聯璧(環)等。

玉璧

標本1(圖1-1)黃玉璧(1372015),1974年莊浪縣良邑鄉蘇苗塬頭遺址出土。外徑22厘米,孔徑6厘米,厚1厘米。玉黃白色,玉質近大理巖,仔細觀察有片狀細小裂紋,玉質不純凈。玉中間穿圓孔,孔為一面對鉆,一面大,一面小,孔璧呈斜面,并留有管鉆螺旋痕,璧一面打磨光滑,另一面制作不甚精細,尚留有切鋸的痕跡。玉璧圓大厚重,器型規整。

玉環

標本2(圖1-2)白玉環(1373016),1975年莊浪縣良邑鄉蘇苗塬遺址出土。直徑10厘米,孔徑6.3厘米,厚0.6厘米。乳白色玉質,質地較差,略顯石性。通體磨光,器型規整,孔璧呈斜面,修整光滑。璧體沾附一層碳酸鈣類附著物。

標本3(圖1-3)青玉環(1361004),1975年莊浪縣良邑鄉蘇苗塬遺址出土。直徑7.8厘米,孔徑5.9厘米,厚0.6厘米。微晶質沉積結構,青灰色玉,質地細膩溫潤,璧外側邊緣局部為灰色晶質。環表面打磨光滑,器型規整。

多璜聯璧(環)器

標本4(圖1-4)黑灰四璜聯璧(1369012),1975年莊浪縣良邑鄉蘇苗塬遺址出土。外徑10.2厘米,孔徑6.1厘米,厚0.3厘米,灰黑色玉質。玉質不純凈,質地較差,制作不甚規整,每片璜的邊緣處有沁蝕,其中一片璜表面有一道切鋸痕,四璜兩端各有一到二個小鉆孔,其中一片璜的兩端各有一個鉆孔,鉆孔系單面鉆,外大內小。

標本5(圖1-5)灰綠三璜聯璧(2130),1985年莊浪縣陽川鄉王家高塬遺址出土。外徑2厘米,孔徑5厘米,厚0.4厘米,灰綠色玉質,質地較細膩,肌里含雜質較多。器型不規整,磨制光滑精細。聯璧內孔傾斜,螺旋紋鉆痕清晰,璜與璜之間切痕平直,璜兩端各有一個單面鉆小孔。

標本6(圖1-6)淡黃三璜聯璧(2131),1985年莊浪縣陽川鄉王家高塬遺址出土。外徑10厘米,孔徑4厘米,厚0.4厘米,淡黃色玉質,質地內分布大面積石花及黑色牛毛紋,礦物的組合排列為毛氈狀結構。單璜邊緣有糖色沁蝕,造型規整,打磨光滑,內孔璧傾斜,每片璜面端各有一個單面鉆小孔。

標本7(圖1-7)青白三璜聯環(1370013),1975年莊浪縣良邑鄉蘇苗塬遺址出土。外徑8.3厘米,孔徑6.3厘米,厚0.7厘米,青白色玉質,質溫潤瑩澤,純凈而呈半透明,局部分布不均勻的褐色毛氈狀紋,礦物形態為隱晶及微晶沉積結構,屬典型的透閃石軟玉,應為和田玉。器形制規整,表面打磨光滑。內孔及璜之間切割平直光滑,每片璜的兩端各有一個單面鉆小孔。

玉璜

標本8(圖1-8)青玉璜(1367010),1974年莊浪縣良邑鄉蘇苗塬遺址出土。長11.1厘米,寬3.4厘米,厚0.4厘米。青灰色玉質,質內含淺黑色絮狀紋。璜一端厚,另一端薄,近邊緣處有一道切割痕,兩端各有一個單面鉆小孔,制作不甚規整。

標本9(圖1-9)青灰玉璜(1368011),1974年莊浪縣良邑鄉蘇苗塬遺址出土。長9.8厘米,寬2.4厘米,厚0.4厘米。青灰色玉質,質地較純凈,微晶體沉積結構。璜兩端各有一個單面鉆小孔,通體磨光,器形規整。

玉琮

標本10(圖1-10)青黃玉琮(1359002),1974年莊浪縣白堡鄉野狐灣遺址出土。高6.7厘米,寬7.2厘米,孔徑7厘米,重450克。青白玉,青白色中泛黃,玉質細潔光潤,一條褐色條紋斜貫琮體將琮色一分為二,一半為青白色玉,青中泛白,細膩溫潤,另一半呈淡黃色,玉質中泛石性。其形狀內圓外方,中空,外側為四個平面相接而成方柱形,四角相同,上下對稱。通體磨制光滑,造型規整,工藝精湛。

玉筒形器

標本11(圖1-11)青白玉筒(1360003),1985年莊浪縣盤安鄉王宮家遺址出土。高4.5厘米,腹徑6.5厘米,孔徑5厘米。青白色玉質,質地細潤光滑,邊緣處有灰白色沁蝕。圓筒狀,中空,亞腰形,兩端口略敞。器形規整,做工精細,通體磨光。

玉斧

標本12(圖1-12)白玉斧(3078030),1975年莊浪縣良邑鄉蘇苗塬遺址出土。長12厘米,寬6厘米,厚1厘米。乳白色玉質,質地純凈。斧呈梯形狀,首有穿孔,穿孔系兩面對穿而成,孔徑外大內小,呈蜂腰狀。直刃,雙面磨成,無使用痕跡。磨制光滑,器形規整。

標本13(圖1-13)黑綠玉斧,莊浪縣南坪鄉劉堡坪遺址出土。長12厘米,肩寬4.5厘米,刃寬5.6厘米,厚0.51.5厘米。黑綠色玉,硬度高,質地內含灰白色條形云紋。梯形狀,無穿孔,圓肩,刃平直鋒利,雙面磨成,刃部有磕傷痕,有使用痕跡,通體磨光。

玉鏟

標本14(圖1-14)青玉鏟(1363006),1986年莊浪縣南坪鄉劉堡坪遺址出土。長6厘米,肩寬3.6厘米,刃寬3.8厘米,厚0.6厘米,青灰色玉,質地內含黑褐色藻葉紋。無孔,圓形肩部不甚規整,鏟一側邊磨成斜直刃,較鈍,單面刃直,較鋒利。器表磨制光滑,器形小巧玲瓏,無任何使用痕跡,為象征性生產工具。

玉鉞

標本15(圖1-15)青玉鉞(1358001),1974年莊浪縣柳梁鄉野狐灣遺址出土。長29.5厘米,寬11厘米,厚0.4厘米,重400克。系透閃石軟玉制成,青灰黃色中隱現淡綠,一側邊緣有赭紅斑紋。呈長方形,上部近肩處兩側呈弧形內凹亞腰形,有一圓形穿孔,中部飾八道減地凸雕直線紋,單面刃平直,較鋒利。器形渾大,做工精細,打磨光滑,造型規整。該器制作達到較高的工藝水平。

標本16(圖1-16)墨綠玉鉞(1380),1976年莊浪縣趙墩鄉王家高塬遺址出土。長11厘米,肩寬8厘米,刃寬10厘米,厚0.40.7厘米。墨綠色玉,內含黑色藻葉紋,為蛇紋石玉。梯形,方肩,近肩部有一單面鉆孔,孔璧傾斜,并留有螺旋痕,雙面開刃,刃部呈弧形。器表通體磨光。

標本17(圖1-17)墨綠玉鉞(5070),1998年莊浪縣趙墩鄉王家高塬遺址出土。長8厘米,寬13厘米,厚1厘米。墨綠色玉,為蛇紋石玉,內含灰白色斑點紋,玉質光滑溫潤。梯形狀,方肩,器中有一雙面對穿呈蜂腰狀孔,孔璧打磨光滑。雙面開刃,刃較鈍,無使用痕跡,器表通體磨光。

標本18(圖1-18)墨綠玉鉞,1999年莊浪縣南坪鄉劉堡坪遺址出土。長9.5厘米,寬7.6厘米,厚0.6厘米,孔徑0.5厘米。為墨綠色玉,內含灰白色云紋,質近大理巖。玉質不溫潤,硬度較高。梯形,方肩,有一雙面鉆圓孔,刃略呈弧形,雙面開刃,較鈍,刃部有幾處殘缺口,有使用痕跡,應為一件實用器。

玉刀

標本19(圖1-19)黃白玉刀(1235142),莊浪縣水洛鄉吳家溝遺址出土。長10.5厘米,寬5.1厘米,厚0.9厘米。黃白色玉,玉質不純凈、不溫潤,硬度不高,質地內含黃色條紋。呈長方形,四角較圓潤,近背正中有雙面鉆穿孔,孔系兩面對穿而成,孔兩端大,中間小,呈蜂腰狀,孔璧留有螺旋鉆痕。刀刃一角有缺口,有使用痕跡。此刀應為實用器。

玉鑿

標本20(圖1-20)青玉鑿(1378021),1974年莊浪縣萬泉鄉萬家塬遺址出土。長12厘米,寬2.5厘米,厚1.7厘米。青灰色玉,質地內含黑色條紋,質地溫潤。體細長,呈四棱梯形狀,四棱圓滑,兩面對削窄刃,較鈍,無使用痕跡,通體磨制光滑,器形勻稱規整。

玉笄

標本21(圖1-21)墨綠玉笄(1399),1976年莊浪縣趙墩鄉王家高塬遺址出土。長6.5厘米,厚0.50.7厘米。墨綠色玉,蛇紋石玉磨制。器身最寬處位于柄部,柄部寬平,斷面呈圓形,尖部細長,現略殘。通體打磨,不甚光滑,有打磨痕。

玉紡輪 

標本22(圖1-22)玉紡輪,1996年莊浪縣岳堡鄉關家遺址出土。直徑4厘米,厚0.5厘米,孔徑0.7厘米。呈圓簿餅狀,黑灰色玉質,紡輪一面為純黑色玉,質內含灰色斑點,另一面以鉆孔為界,一半為黑灰色玉,另一半為灰白色玉。玉質較溫潤。鉆孔外大內小,孔壁光滑,邊緣有螺旋痕。該紡輪是利用玉圓芯加工制成。

 

   莊浪齊家文化玉器的玉材

 

莊浪齊家文化玉器使用的玉材種類較多,材質較復雜,玉質有白玉、青白玉、青玉、黃玉、墨玉、墨綠色玉、艾綠色玉、豆綠色玉等等。所用玉料,是具有沉積構造的軟玉,即保存了原巖沉積時形成的構造,其中最常見的是布丁石構造。玉質特質是質地致密、均勻,玉料有極細膩的組織,其精品幾乎都是均勻的微晶質或粉晶質玉材。玉質表面發生次變化后,顯出多樣“沉積構造”以及結核狀團塊,球粒狀和角礫狀碎屑構造。常見的次生變化為黑化、褐化和白化。從材質上判斷,主要是本地產的玉材,其次有新疆和田玉、青海玉、陜西玉等。本地產玉材主要指分布在河西走廊的灑泉祁連山及其余脈,富藏蛇紋巖、陽起石等多種玉材。武山縣素有“眾山皆藏玉”的美稱,因其玉產于該縣鴛鴦鎮、山丹鄉的崇山峻嶺之間,稱“鴛鴦玉”,實為蛇紋巖,有翠綠、墨綠、淡綠及褐紅諸色。本文介紹的部分玉器、應屬武山、酒泉等地蛇紋巖制作。另外,在臨洮縣、卓尼縣、清水縣境內也有玉礦分布。青海省境內有眾多齊家文化遺址分布,亦蘊藏玉礦,甘青交界的祁連山及其余脈,互助縣北山,樂都縣中壩、海南州共和縣大河壩等地玉礦資源相當豐富。莊浪齊家文化玉器中廣泛使用的新疆和田玉材已是不爭的事實。如本文介紹的柳梁鄉野狐灣、良邑蘇苗塬塬出土的玉器,其中一部分玉器原料是新疆和田玉材。我國大致從6000年前采用和田玉,齊家文化時期,有一條從西向東的“玉石之路”線,即將甘肅武威、蘭州榆中、臨夏廣河、永靖、白銀會寧、定西安定、天水秦安、平涼莊浪、靜寧、涇川、隴東鎮原、慶陽等地連接起來的一條路線,似乎沿著北緯35—36度的一條東西向的和田玉玉器出土地帶,這就是根據出土和田玉器地點所勾勒的玉石之路甘肅段的路線。陜西是著名的玉石產地,藍田美玉,天下聞名。陜西古屬雍州之域,《史記·夏本記》援引《尚書·禹貢》:“雍州,……貢珍珠璆琳瑯玕“,《集解》:孔安國曰:“璆琳即玉名;瑯玕,石名而似珠者。”陜西神木縣石峁、 延安市蘆山峁等龍山文化遺址出土玉器玉材和莊浪齊家文化部分玉器所用玉料中的沉積構造類似或相同,是否反映了它們的影響與交流尚需進一步的考證。但當時隨著社會生產力水平的不斷提高以及文化交流和商品交換的拓展,使玉材來源的多渠道性成為可能。

 

  莊浪齊家文化玉器工藝技術

 

玉器的制作要經過審材、設計、開料、切割、鉆孔、磨光等復雜的工藝過程。齊家文化玉器是如何進行制作和加工的,其制作技術一直是學術界關注和研究的問題。現結合古代文獻的記載,對齊家文化玉器的制作工藝進行探討。宋應星在《天工開物·珠玉》中仔細記述了明代的制玉過程:“凡玉初剖時,冶鐵為圓盤,以盆水盛沙,足踏圓盤使轉,添沙剖玉,遂忽劃斷。”齊家文化時期,已廣泛使用轉盤制作陶器,因此,將轉盤工具用于玉器制作,是極有可能的事情。玉的質地堅硬細密,玉器的琢磨必須要借助水和硬度大于玉的石英砂、石榴子砂或金剛砂,即解玉砂,經過所謂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利用解玉砂的硬度和旋轉產生的摩擦力使玉料逐漸加工成玉器。如編號為1372015號玉璧、1369012號四璜聯環的切割痕跡,可以看出是由大塊玉料上切割下來的,所使用的切割工具可能是含石英粒的砂石圓盤,古代稱之為砂碾或為極薄的無齒鋸而非線鋸,所用鋸極薄,系有何種材料制作至今仍是一個謎。齊家文化玉器大都光素無紋,打磨光滑,說明當時的先民已掌握了先進的拋光技術。如出土于柳梁鄉野狐灣的玉琮,器物的表面打磨非常光滑,四個面的上下寬度均等,每個角的同位角基本相等,瑩潤明徹,比例準確,工藝考究。僅有紋飾的是出土于柳梁鄉野狐灣的玉鉞,玉鉞表面紋飾是使用凸雕減地的方法做出來的,其工藝難度非常大。在金屬工具尚未出現的情況下,使用原始的方法在玉器單位面積內刻劃平整、精細、光滑的線條是很難做到的。推測當時用于雕刻線條的刻劃工具可能是一種硬度很高的石器,在部分齊家文化遺址中發現用燧石、石英石打制的細石器,這些細石器可能是用于制作玉器的工具。《詩經·小雅·鶴鳴》中有“他山之石,可以為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詩句,正是用其它高硬度的石器來雕琢玉器的寫照。鉆孔技術比較進步,一面鉆和二面鉆的均有,多以一面鉆為主,仔細觀察孔痕,只有個別器物的孔壁光圓,經過進一步磨研加工,單面鉆孔上口較大,下口較小,孔壁呈斜坡形。如編號為1380023的玉鉞的鉆孔具有這種特征,這是使用“桯鉆”留下的痕跡,圓棍狀的“桯鉆”在蘸沙漿不斷鉆進的過程中,其鉆頭因磨損而變細,故鉆出來的孔就形成上口大下口小的斜坡狀孔壁。至于“桯鉆”的材質可能是石、骨、竹、角等質料,如加上沙漿的作用,鉆孔進度是很快的。編號3078030玉斧的孔是兩面對鉆加工的,孔眼兩端大,中部細,呈蜂腰狀。總而言之,莊浪出土的齊家文化玉器在工藝技術上有很大的發展和進步,并形成其獨特的風格和特點。盡管部分器物在切、磨、鉆、光等琢玉工序上略顯粗糙,但仍不失出現諸如琮、鉞、斧等到精雕細琢的玉器代表作。

 

  莊浪齊家文化玉器用途

 

莊浪齊家文化玉器種類繁雜。從大的方面講,其用途有三種,即實用玉、裝飾玉、和祭祀玉。這標明齊家文化用器具有鮮明的群體性、社會性。下面重點就祭祀(禮)玉的功能及用途作一探討。

玉璧  是一種扁平圓形,正中有孔的器物,《爾雅·釋器》云:“肉倍好、謂之璧”,肉即邊,好即孔,邊為孔徑的2倍便是壁。璧是重要的古代玉器,使用年代之長,品種之多是其它玉器不能比的,關于玉璧的功能和用途,學術界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概括起來主要有以下幾種說法。

①禮器說。《周禮》曰:“玉作六器以禮天地四方,以蒼璧禮天,以黃琮禮地……。”璧是圓的、琮是方的,《周禮》所謂“以蒼璧禮天,以黃琮禮地”的思想核心是天圓地方的觀念。璧應為祭天的禮器。另有說法玉璧是環形石斧演變而來的。在新石器時代,石斧是由男子使用的生產工具。因此,有石斧轉化而來的玉璧、代表男性、陽性,成為祭天的禮器。《說文》有“璧圓像天”。因此,玉璧應為禮器之一。

②貨幣說,玉璧,形制與寰錢完全相同,只是璧大錢小而已。《說文玉部》:“璧、瑞玉,圜也”。戰國中期產生的圜錢,是從玉璧演變來的,玉璧應是圜錢的濫觴。值得注意的是圜錢不僅形狀酷似玉璧,就連其名稱“圜”、“肉”、“好”,也是玉璧的專名。貨幣說最有力的佐證是,在甘肅武威皇娘娘臺齊家文化遺址第4次發掘中就出土有圓形,橢圓形和近代方形的玉璧和石璧264件,器形大小不等,最大的直徑達30厘米。發掘者認為,數量如此多的玉石璧,很可能是作為一種交換手段的貨幣用來隨葬的。

③財富說,玉璧是新石器時代貴族階層獨享之物,是貴族階層各種身份、地位、權利、財富的象征物。琢玉業是壟斷手工業,玉璧是特供品,無論是玉璧的制作者,還是享用者,都是貴族階層的成員,玉璧決不能作為商品,而只能是禮品。玉璧作為財富的象征物僅指璧的價值含義。新石器時代晚期產生私有制,貧富的分化已達到極其明顯的程度,這在各類墓葬的比較中有鮮明的反映。如武威皇娘娘臺遺址出土的大量玉石璧,只隨葬在少數墓葬中,說明玉器作為財富的象征物被地位高的人占有。莊浪境內目前發現齊家文化玉璧只有3件,數量雖少。但用料考究,做工精細。筆筆贊同在齊家文化時,玉璧應為財富與權力的象征物這一點。

玉琮  關于史前玉琮的用途,研究者們毫無例外地都引用《周禮》中“黃琮禮地”的說法,認為玉琮是專門祭地的禮器。日本學者林已奈夫在《中國古代的祭玉瑞玉》中認為,玉琮起源于婦女佩帶的手鐲。汪遵國認為:“由婦女臂飾手鐲轉化而來的玉琮代表女性,陰性,成為祭地的禮器”。古代人們認為天圓地方,因此,外方內圓的玉琮就成為祭地的禮器。夏鼐先生認為,“以黃琮禮地”是儒家思想的體現。是戰國時代的儒家為了系統化與理論化而硬派用途的。僅以此為論據來斷定在公元前二、三千年以前,玉琮便成為專門祭地的禮器,是缺乏說服力的。張光直認為,把方和圓貫穿起來的兼含方圓的琮“是天地貫通的象征”,“是貫通天地的一項手段或法器”。但仍時以“天圓地方”的宇宙觀為其前提的。而這一思想的形成是在周漢之際。史前居民恐怕不會有這樣的宇宙觀。近年來,有的學者已注意到琮所具有的圖騰崇拜作用。認為琮是“圖騰柱”并進一步推斷琮在使用時,應是“套于圓形木柱的上端,用作神祗或祖先的象征”。但目前還沒有找出考古學的論據,來證明琮在用于巫術儀式時是否穿在木柱上。楊伯達認為琮為祭器。關于這種說法,有考古學方面的證據:1984年,靜寧縣治平鄉后柳溝村村民在挖土時發現一個埋有三璧四琮的坑,當時坑上蓋有一塊石板。11此坑距離齊家文化遺址只有幾十米,說明該祭坑是齊家文化先民作祭祀活動用的。這一發現,為我們今后研究齊家文化玉琮、玉璧的用途及功能具有重要意義。

玉鉞  從全國新石器時代墓葬的出土情況看,玉鉞僅出土于墓室規模相對較大,隨葬物品眾多的個別大墓中,這從側面說明,玉鉞不是由氏族成員隨便占有的器物,應為氏族首領獨有。玉鉞源于穿孔石斧,玉鉞的出現,主要是當時社會意識方面的需要,隨著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和私有制的產生,它已不再是生產和生活方面的實用工具,主要是表達一種人所共識的特殊功能,即玉鉞自身所具有的社會功能。《逸周書·克殷解》曰:“周公把大鉞召公把小鉞,以夾王”。說明鉞非一般的刑具,而是有很高的權威性。《史記·殷本紀》載:“湯自把鉞,以代昆吾,遂代桀”。鉞應為王權的象征,以上述可知,鉞是標志身份的重要禮器,是軍事首領權利和威嚴的象征物。

玉璜  作片狀弧形。《說文》釋曰:“半璧也,從玉黃聲。”但從出土的玉璜來看,類似“半璧為璜”,這種形狀的很少。而大量的則是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璧為璜。關于璜源于何物目前尚無定論,有些學者認為可能與新石器時代的石鐮有關,在良渚文化中曾發現一件外沿有刃的半璧形璜,與同期出現的同形石鐮頗為相似。璜在歷代一度成為重要禮器,《周禮·春宮·大宗伯》載:“以玄璜禮北方。”但在新石器時代璜是裝飾用品,從出土墓葬的材料來看,多是作為女性飾物,男性較少用,一般置于骨架頸部作項飾用,可同時佩持一件或多件,其掛法是小的掛在上面,大的掛在下面。

玉瑗、玉環  據《爾雅·釋器》載:“肉倍好謂之璧,好倍肉謂之瑗,肉好若一謂之環。”對這一解釋,歷代學者均有爭議,認為瑗與環也應歸之為璧類,瑗、環、璧究竟如何區分,眾說紛紜。因此,筆者以為瑗與環實際上也是璧之一類,應為權力與財富的象征物。

玉斧  源于生產工具石斧。作為貴重的玉制品來說,玉斧從出現之時起,就很可能從實用工具中分化出來,不可能直接用于生產,而成為當時部落首領或氏族頭人富有的標志或象征權威性的禮器。

綜上所述,莊浪出土的齊家文化玉器中,玉鑿、玉刃、玉鏟為生產工具,玉璜、玉鐲為裝飾之用,其余玉器均視作禮、祭器或財富權力的象征物。玉器的功能蓋有祭祀、佩飾、儀衛及生產等四大功能,并從玉器的數量、質地、工藝來看,齊家文化玉器別具一格。說明本地區玉文化不僅業已形成,而且進入高峰期,為我國玉器文化史增添了一道亮麗的光彩。

 

 

注釋:

聞廣等:《灃西西周玉器地質考古學研究》,《考古學報》19932期。

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秦安大地灣——新石器時代遺址發掘報告》》,文物出版社,20064月。

聞廣:《古玉新論》,《海峽兩岸古玉學會議論文專輯》,2001年。

周述蓉、錢憲和等:《從齊家文化玉器的玉質、次生變化及工藝制作技術看齊家文化的玉文化與科學技術》,《海峽兩岸古玉學會議論文專輯》,2001年。

張建國:《渭河玉石文化》,《武山物華》,20021月。

楊伯達:《甘肅齊家玉文化初探---記鑒定全國一級文物所見甘肅古玉》,《隴右文博》1997年第1期。

戴應新:《神木石峁龍山文化玉器》,《考古與文物》1988年第56期。

姬乃軍:《延安市發現的古代玉器》,《文物》1984年第2期。

甘肅省博物館:《武威皇娘娘臺遺址第四次發掘》,《考古學報》1978年第4期。

夏鼐:《商代玉器的分類、定名和用途》,《考古》1983年第5期。

11王科社:《靜寧文物縱覽》,《靜寧文史資料選輯(第五輯)》,靜寧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委員會 編,200710月。

 

 

 


上一篇:莊浪歷史文物綜述
下一篇:靜寧發現宋代買地券
 
河内5分彩计划软件app